第一节、楚梦瑶与陈雨舒
  「瑶瑶姐,你快点嘛!你占着威武将军都一个上午了,小舒的骚水都流到地上了。」别墅内,一个有着36g巨乳的自称小舒的童颜美女,赤裸地半躺在沙发上,一边看着一个同样绝色的美少女被一只大$压在桌子上猛干小穴,一边手淫一边抱怨着。
  「嗯……小舒……你再等一会……我还没有高潮呢……噢……威武将军……再用力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」被小舒称作瑶瑶姐的绝色女子,没有理会小舒的抱怨,星眸半闭地继续享受着背後的大$的抽插,猩红粗大的$鸡巴在她粉嫩的小穴里快速地抽送着,淫水流得满地都是。
  「叩叩叩……」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  「啊,肯定是福伯来了。哼,瑶瑶姐这坏人,不让威武将军和我玩,我去找福伯,让他肏我的穴。」听到敲门声,小舒也顾不得自慰了,匆匆忙忙地跑去开门。
  「福伯来啦,快来和小舒肏穴,瑶瑶姐霸占了威武将军,小舒没得玩。」小舒也没看清楚门外的人是谁,捉住那人的手就将他拉了进来。
  「咦,你是谁?哇,你身上好脏啊!」走了两步,小舒发现「福伯」的手和平时不一样,於是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刚才拉进来的人不是福伯,而是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,穿得一身破烂肮脏衣服的人。
  此时梦瑶也过来了,不过她是一边被威武将军肏着一边爬过来的。
  「小姐、小舒,这位是林逸林先生,是楚先生给小姐你找来的保镖。」福伯对梦瑶说道。
  「嗯……福伯……你说他是……爹地找来的给我当……噢……挡箭牌的……怎麽长这样……我不要……让爹地换一个人……噢……威武将军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用力!」楚梦瑶被威武将军肏着穴,还不忘数落这个脏脏的林逸。
  「就是就是,看他这个样子,都不知道有没有威武将军厉害。」小舒一脸同意地点着头。
  「小姐,林先生很厉害的,你试过就知道。」
  「噢……是吗?小舒,那你去试试……看他有多少本事……嗯……我再考虑要不要用他。」梦瑶让小舒去试一下。
  「啊?瑶瑶姐,他好脏啊,我不要……」小舒听到梦瑶要她去试林逸,脸顿时垮了下来。
  「嗯……我叫你去,你就去。」梦瑶不理会小舒的抗议。
  「哦,我知道了。」小舒没办法,只好乖乖听命。
  小舒跪下来,将林逸的裤子脱掉,顿时一股味道传了出来,吓得小舒赶紧捂住鼻子,用手扇了扇,好像想要将那味道扇走。
  「唔……好臭!箭牌哥,嗯,我先这样叫你吧,你多少天没洗澡了?」小舒问道。
  「三天。」箭牌哥?这是什麽怪名字,林逸心想。
  「三天?难怪味道这麽冲。哇,本钱不小啊!啧啧,这还没硬呢,就有成年人的大小了。」刚才味道太冲,小舒还没来得及细看,现在仔细一看,发现林逸的鸡巴还真是不小。
  「还行。」林逸还是那麽惜字如金。
  「嗯,那我先来试试。」说着,小舒张嘴就将林逸的鸡巴含进了嘴里。
  林逸对於自己下体那股味道也是大概了解的,三天没洗澡,那股汗酸味不说了,还有尿骚味,还有和其他女人肏穴时留下的味道。一般的女人都受不了这股味道,但是这个大小姐小妞竟然不嫌弃,反而还吃得津津有味。
  「唔……唔……好吃……唔……变大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咳咳……」小舒一边吃着林逸的鸡巴一边赞叹着,其实她就是喜欢这种重口味的。不过林逸突然膨胀起来的鸡巴却呛到了小舒,吓得她马上将鸡巴吐了出来。
  「哇!好粗,好长!」小舒咳完之後,定睛一看,顿时双眼闪出一阵精光。
  林逸勃起的鸡巴实在是很壮观,长度大概有10寸左右,宽约三指,这样大的鸡巴,小舒从来都没见过,看得她心猿意马的。
  「箭牌哥,小舒等不及了,快来肏小舒的小穴吧!」小舒跪在地上,小屁股一摇一摇的求着林逸来肏她。
  林逸也不矫情,跪在小舒身後,操起大鸡巴就插进了小舒早已布满淫液的小穴。不过林逸没有想到,这个娇小的童颜巨乳美女的小穴竟然能将自己的大鸡巴全部吞进去。而且还像嘴巴那样会吸吮自己的鸡巴。
  「噢……好胀……好满足……嗯……箭牌哥……快用力肏小舒的小穴……嗯嗯……噢……好棒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林逸用力地在小舒的小穴里肏进肏出,肏得小舒不停浪叫着。
  看着林逸那根大鸡巴在小舒的小穴里肏进肏出,梦瑶心里非常羡慕,心想,这是我爹地给我找来的挡箭牌,怎麽小舒这家伙就先吃上了?她根本就忘了是她自己刚才叫小舒去试一下林逸的。
  「噢……哎哟……太爽了……小舒要死了……噢……不行了……噢……瑶瑶姐……快来救小舒……箭牌哥太厉害了……小舒一个人顶不住……」半小时过去了,小舒已经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了。
  小舒的慾望本来就比一般的女人要大,平时福伯都要付出几倍的代价才能满足这个小浪女,而今天林逸肏了她半小时都没停过,连小舒都有点顶不住了,向梦瑶求救。
  梦瑶和威武将军那边早就整完了,不过梦瑶心里有些气林逸,明明自己才是他的雇主,他却只顾着肏小舒,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。不过现在小舒求救,她也不能不管,於是爬过去,准备接替她。
  梦瑶并排地趴在小舒旁边,将屁股对着林逸,小穴还流着威武将军的$精。
  林逸也不介意,他知道这个叫小舒的小妞再肏下去就要晕倒了,所以他将鸡巴从小舒的穴里拔出来,插进梦瑶的小穴内,不过大小姐梦瑶的小穴并不能将他的鸡巴完全吞下,比小舒要差一点。
  「噢……好粗……好热……嗯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此刻梦瑶才明白小舒的感觉,这麽粗的大鸡巴,这麽热的大鸡巴,真的是太棒了,威武将军和他比起来简直是弱爆了。
  「嗯……噢……好棒……大鸡巴肏得我好舒服喔……噢……用力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梦瑶被林逸肏得大声浪叫着。
  而一旁的威武将军好像被抢了玩具一样,对林逸吠了一声,但是却被林逸一眼瞪了回去,吓得牠不敢乱叫,这个人,牠惹不起啊!
  就这样,林逸在和小舒两人的小穴里来回地肏着,最後在梦瑶的小穴射了。
  不过此时梦瑶也被林逸肏得晕了过去,当然是带着一脸满足的表情晕过去的。将她抱回房间之後,林逸就抱着小舒进了浴室,一起洗鸳鸯浴,当然,在洗澡的时候,林逸一起将鸡巴埋在了小舒的小穴内。
  第二天,楚梦瑶和陈雨舒以及林逸三人前後脚进了课室。赵品亮看到楚梦瑶进了课室,巴上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,「瑶瑶,我昨天从国外买了一种春药,可以让男人的持久时间延长好久,我们今天来打一炮吧!」赵品亮从裤袋里拿出一瓶药,向楚梦瑶说道。
  「我说过很多次了,不要叫我瑶瑶。还有就你那小鸡鸡,吃再多药也没用,连我家的威武将军都比不上,上次你们三个人一起上,连让我高潮都做不到。」
  楚梦瑶却是对赵品亮这家伙兴趣欠奉。这赵品亮从开学第一天看到自己开始就缠着自己,自己耐不过才答应和他肏了一次穴,结果他和他的两个小弟一起,三人上阵,竟然都没能将自己肏到高潮,楚梦瑶哪还有心情和他玩,只是他却还是一直缠着自己,连自己派小舒去将他们榨乾了好几次,他还是一如既往。
  「就是,就你那小鸡鸡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。我跟你说,瑶瑶姐的小穴现在是箭牌哥的专属小穴,除了他,其他人都不能肏。」陈雨舒挡在楚梦瑶面前,挺着一对巨乳骄傲地说道。
  「什麽?竟然有人敢和我赵品亮抢穴,是哪个傻逼这麽大胆?」赵品亮一听陈雨舒的话顿时怒了。
  「箭牌哥,有人要和你抢瑶瑶的小穴,你快点来教训他!」陈雨舒向坐在窗边的林逸喊道。
  听到陈雨舒的话,林逸无奈地站了起来,向他们那边走了过去,毕竟自己现在是楚梦瑶的挡箭牌兼保镖,而且自己也肏过了大小姐的穴,她被人骚扰,自己还真不能不管。
  「什麽?你不是新来的那个插班生吗?是你说瑶瑶是你的专属小穴?走,我们去厕所聊聊。」赵品亮看到是个新来的,更是生气,你一个新来的还敢提点我这校园四大恶少之一,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你不会知道我的厉害。
  「厕所?好啊,我正想去厕所,一起吧!」林逸当然知道赵品亮想干嘛,不过他也乐得装不知道。
  「啊?箭牌哥你要尿尿?和小舒说就好了嘛,小舒帮你喝掉,不能上厕所这麽麻烦。」听到林逸要和赵品亮去厕所,陈雨舒也吓了一跳,虽然她的箭牌哥床上功夫一流,但是拳脚功夫却是不知道怎麽样,要是被打了怎麽办?再说早上她都喝过一次了,也不在乎被人知道,而且她也很喜欢林逸的尿的味道,现在多喝一次也没什麽关系。
  听到陈雨舒的话,赵品亮的脸色更是一沉,对於陈雨舒,他是又爱又恨,爱的当然是她那火爆的身材,怕的却是她那彪悍的性慾,好几次都被她榨得乾乾净净,下床就腿发软。现在他竟然陈雨舒要喝林逸的尿,这个新转来的真有这麽本事?
  「呵呵,不用,我和这赵品亮联络联络感情。我这不是刚转学来吗,都没几个认识的。」林逸根本就没怕过,只是顺着赵品亮的藉口在厕所里给他点教训。
  「走吧!」赵品亮脸色阴沉地向外走去,林逸也跟在他後面走出了教室。
  来到厕所,林逸径直走到尿兜前,拉开裤链就开始撒尿。赵品亮一看乐了,这家伙竟然真是来撒尿。
  「小子,哇……」赵品亮走过去,准备给林逸一点教训,谁知道他一拍林逸的肩膀,林逸就转过身来,一泡尿准确无误地淋在了赵品亮的头上。
  「哎,你这人真奇怪,站我後面干嘛,要是不小心把尿溅到你怎麽办?」林逸虽然是这麽说,却一点没有移开的迹像。
  尼玛,还溅到,你都淋老子一身了,还不肯拿开。
  「哇,箭牌哥果然厉害,啊,不对,箭牌哥你怎麽这麽浪费?」这时陈雨舒拉了楚梦瑶也偷偷摸进了男厕,正好看到林逸尿了赵品亮一身的情景,正准备拍手叫好,突然话音一转,向着林逸跑了过去。
  陈雨舒蹲在林逸面前,张嘴将林逸还在撒尿的鸡巴含住,把还没尿完的尿液喝了进去。赵品亮觉得今天丢人丢大了,也不好意思再留在这里,拉着两个小弟就走了。
  「箭牌哥,你怎麽可以拿尿来淋那个赵品亮,真是浪费,这麽好喝的东西以後都要给小舒留着,知道吗?小舒可是你的小老婆兼专用尿壶,就算你不喜欢用小老婆的,不也还有瑶瑶姐这个大老婆在吗?」陈雨舒喝完林逸的尿,将他的鸡巴收好才站了起来。
  「小舒,什麽大老婆、小老婆,什麽专属小穴、专用尿壶,你喜欢你嫁给他好了,我可没说要嫁给他。」楚梦瑶听到陈雨舒的话生气了,这个林逸只不过是自己的跟班,最多也就是再加个专用自慰器,自己什麽时候说要嫁给他了?
  「喔,瑶瑶姐说过的话不敢承认,昨天明明是你自己说爱死了箭牌哥的。」
  陈雨舒却是不理楚梦瑶,在那起哄。
  「谁说的,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,我只是说我爱死了他的大鸡巴,没说爱他本人。」听到陈雨舒在那瞎说,楚梦瑶也不干了,赶紧和她争辩起来。「喔喔,瑶瑶姐终於承认了,大鸡巴是长在箭牌哥身上的,你喜欢大鸡巴不就是等於喜欢箭牌哥了吗?」陈雨舒好像捉住了楚梦瑶的小辫子一样,高兴地大叫着。
  「我……我只是说我喜欢大鸡巴,又没说一定是要他。哼!」楚梦瑶知道自
  己说不过陈雨舒,也不再和她吵了。
  「喔喔,瑶瑶姐害羞了。」
  「好了,要回去上课了,你想在男厕里呆多久?」
  「喔,好的,箭牌哥,回去上课了。」陈雨舒不忘拉着林逸一起回去。
第二节、大小姐被绑架
  下午放学後,楚梦瑶想起老师说过,要在银行办一张卡,所以她让福伯载着几人去了躺银行。
  因为这个时段,其它银行都关门了,只有这里还在营业,所以人非常多,楚梦瑶也不好意思插队,只能在人群中慢慢地等待。
  突然,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,拿枪指着银行职员大喊打劫。等他们将钱拿到手的时候,外面已经被警察包围了。
  「大哥,外面被警察包围了,怎麽办?」一个小弟向他的老大问道。
  「去,警察怕个屁,随便抓个人质,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。」老大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  「你,给我站起来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人质了。」他在人群中走了一圈,然後用枪指住了楚梦瑶的头。
  「我?」楚梦瑶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被挟持成人质了。但是被枪指着头,楚梦瑶也不得不乖乖地站起来。
  「哦?还挺漂亮的嘛,就是奶子小了点。嗯,手感还不错。」老大从後面环住楚梦瑶,用手捉住她的奶子揉了起来。
  「外面的警察听着,不想人质死的话,就乖乖滚蛋,等我们安全了就会放了她。」老大拉着楚梦瑶走到外面对警察大喊道。
  看到人质的样子,外面的警察犹豫了,因为人质不是别人,是省内有名的企业家楚鹏展的女儿。
  「那个……绑匪先生,可以换过个人质不?放了那个女孩,让我来做你的人质。」这时林逸不得不站出来,毕竟他是大小姐的保镖,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绑走。
  「哪来的小子,滚一边去!」老大拿枪对着林逸的大腿开了一枪。
  这样的子弹,本来林逸已经躲开了,但是他突然看到後面有个女孩蹲着,如果他躲开了,那女孩就会死,所以他不得不把身体扳正,用身体硬受了这一颗子弹。
  「啊!」看到林逸中枪,楚梦瑶不禁心中一动: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。
  「既然这臭小子不怕死,连他一起绑了。」一众劫匪押着楚梦瑶和林逸上了他们的车,在警察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了。
  「老大,这妞长得这麽漂亮,能不能让我干一炮?」其中一个小弟说道。
  「啊,当然可以,不过要干也是我先来。」老大说着,抓起楚梦瑶的双腿,露出她穿着情趣内裤的下体。「还挺粉嫩的,看来没有被多少人用过啊,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,等下我的大鸡巴就会把肏得你欲仙欲死。」老大掏出他的鸡巴,一下子插进了楚梦瑶的小穴内。
  「嗯……就你这样的小鸡鸡……再怎麽弄,我也不会有快感的……嗯……」
  虽然楚梦瑶这麽说,但是老大才抽插了没一会,她就开始呻吟起来了。虽然老大的鸡巴没有林逸的一半大,但是楚梦瑶的小穴本来就是遇大则大,遇小则小的名器,所以虽然老大的鸡巴不大,楚梦瑶还是会有快感的。
  「你也就嘴硬,我才插进去你就有快感了。」老大一边说,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。「嗯……噢……才不是……根本完全不舒服……嗯……随便你怎麽玩……我都不会有快感的……嗯……」楚梦瑶还是嘴硬。
  「是吗?马六,这个小骚货的屁眼就赏给你了。」老大坐回自己的座位,将楚梦瑶抱在怀里,把楚梦瑶的屁眼对着坐在对面,被称作马六的小弟。
  「哈,谢老大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」马六脱下裤子,将他细长的鸡巴插进了楚梦瑶的屁眼里。
  「嗯……後面也进来了……嗯……噢……啊……两边都在摩擦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好棒……用力……用力肏我……嗯……噢……」刚才还嘴硬的楚梦瑶在第二根鸡巴插进来的同时也放弃抵抗了,既然接下来不知道会被捉去哪里,还不如现在享受一下。
  「刚才不是嘴硬吗?怎麽样,爽吗?後面还有好几个人等着呢!」
  「嗯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用力肏我……噢……好爽……两边都好爽……噢噢……嗯……要高潮了……给我……把精液射给我……」
  「小骚货,好好接住我的精液,帮我生个贼小子吧!」老大顶了几下,将精液射进了楚梦瑶的小穴里。
  「噢……噢……进来了……精液射进来了……好烫……好舒服……瑶瑶高潮了……啊……」楚梦瑶浪叫一声,达到了高潮。
  高潮过後的楚梦瑶趴在老大的怀里喘着气,这里,林逸突然拿出一支手枪顶在了那个老大的头上:「大小姐,玩够了,我们要回家了。这位绑匪大哥,不知道是不是能放我们下车呢?」林逸笑咪咪地说道。
  看到顶在脑门上的枪口,老大也不敢多说什麽,让开车的小弟把车停下,给林逸和楚梦瑶两人离开了。
  「混蛋,刚才我被他们玩的时候,你怎麽不动手?」楚梦瑶恼怒地质问着林逸。
  「额,我不是看大小姐你玩得正高兴,不忍心打断你嘛!你看你现在被射了满穴的精液,还安全地离开了,不是很好吗?」林逸对楚梦瑶的质问显得不太在意。
  「你……」楚梦瑶羞恼地脸红了一下,刚才确实是玩得挺爽的,但是心里面的事被揭穿,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
  「呵,没事的话就打电话回去让福伯来接我们吧,这里可没什麽车经过。」
  还是林逸开口打破了这尴尬局面。
  晚上,他们就平安地回到了别墅。
  「喔,瑶瑶姐和箭牌哥平安回来了,我们来玩3p庆祝一下吧!」看到楚梦瑶和林逸平安归来,陈雨舒大叫着说要庆祝。
  「不玩,没兴趣,要玩你们自己玩,我累了,要去洗澡。」楚梦瑶没有给林逸好脸色看,说完就转身上楼去洗澡了。
  「嘻嘻,瑶瑶姐害羞。箭牌哥,瑶瑶姐不玩,我们来玩吧!刚才小舒可是很担心你们哦,你一定要用你的大鸡巴补偿小舒。」陈雨舒扑在林逸的怀里撒娇。
  虽然楚梦瑶嘴上说不玩,但是当她听到小舒的淫声浪语之後又忍不住了,之後就一起加入了战团。
第三节、俏护士关馨
  昨天关馨第一次发工资,正准备去银行取钱,谁知正好遇上有人打劫银行。
  本来她昨天就要中枪的了,但是却有一个人帮她挡一枪,救了她。
  本来她还担心那个人会不会有事,但是听到已经平安无事地回来了,她也放心了。而且她还在想,那个人受了伤,一定会来医院的,所以她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医院,希望能看到他。但是等了半天,那个人都没出现,关馨就在想他是不是去了其它医院了。
  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,就在关馨快要下班的时候,她终於见到昨天那个救了她的人。
  「你好,还记得我吗?」关馨小心地问道。
  「你是……」林逸对昨天的事没有多大印象。
  「昨天银行抢劫案,你帮我挡了一颗子弹。」关馨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。
  「哦,原来那个是你啊!没事,那个人本来想射的就是我,我总不能让其他人替我受罪。」林逸对这事没放在心上。
  「不管怎麽说,都是你救了我。你今天是来换药的吧?先把裤子脱了,我帮你换药。」关馨知道林逸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,所以也不再提了,反正她记得就行了。
  「哦,好。」其实这种小伤,林逸自己就能搞定,不过他不想弄得太张扬,所以才会乖乖来医院换药。
  「啊,好大!」林逸脱下裤子後,关馨就看到了他包裹在内裤里的大鸡巴,虽然还没有勃起,但是也有普通成年人的大小了。关馨在医院上班,见过的鸡巴也不算少了,但是还真没遇到过像林逸那样大的,不知道这样的大鸡巴插进小穴里是什麽滋味?
  『啊,关馨,你在想什麽?现在是要给他换药,不过,悄悄摸下应该没问题吧?』在她乱想的时候,她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握住林逸的鸡巴,套弄了起来。
  「额,这个……护士小姐,你是否应该先给我换好药再做其它的事情?」林逸无语了,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鸡巴很大,但也不用一见到就想吃想玩。
  「啊?不好意思,我刚刚在想着别的事情了,一不小心就……还有,我叫关馨,你叫我关馨或者馨馨就可以。」听到林逸的话,关馨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,然後开始帮林逸换药。
  「那个……你叫什麽名字?」关馨还不知道林逸的名字,於是问道。
  「哦,我叫林逸。」
  「林逸……谢谢你昨天救了我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这个没有多少人用过的小穴,请你随意享用。」帮林逸换好药之後,关馨站起来,掀起护士裙,用手指撑开小穴。
  「呵呵,有美女送上门让我肏,如果我拒绝了那就是不礼貌了,不过我现在行动不方便,馨馨,你自己动手?」林逸指了指腿上的枪伤说道。
  「嗯。」关馨爬上床,脱掉了林逸的内裤,「啊,你的鸡巴好大,会不会把馨馨的小穴插爆啊?」套弄着林逸的大鸡巴,关馨担心地问道。
  「呵呵,不会的,大鸡巴只会让你更爽,不会插爆你的。」
  听到林逸的话,关馨跨坐在林逸的下体,将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,林逸的大鸡巴慢慢地被关馨的小穴吞了进去。
  「噢……好粗……小穴要被撑坏了……嗯……好胀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顶到了……顶到最里面了……」关馨平时在医院的时候不会主动提出和出病人做爱的,就算是病人要求也只是用手和口帮病人解决,这次会主动,除了是因为林逸的鸡巴够大之外,更重要的是昨天林逸救了她,让她对林逸有了好感。
  「嗯……噢……好爽……用力肏我……噢……要死了……噢……用力……捏爆我的奶子……嗯……噢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林逸的鸡巴插进在关馨的小穴里,双手也没闲着,抓着她一对小巧的奶子揉着。
  「噢……噢……不行了……馨馨要丢了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在关馨有数的性爱里,从未曾嚐过这样大的鸡巴,才没多久就高潮了。
  关馨也是个特殊体质,不止特别敏感,而且还会潮吹,当她被林逸肏得高潮之後,大量淫液从体内喷出,洁白的床单都被她的淫液淋湿了。
  虽然关馨高潮了,但是林逸还没满足,於是他也不管关馨是不是还受得住,继续在她的小穴里抽插着,直到关馨快要抗不住了,林逸才放松精关,将精液射进关馨的体内。完事之後,林逸把关馨放在床上,帮她盖好被子,准备走人了。
  「林逸,下次换药记得来找我哦,下次……下次我还让你肏。」关馨看到林逸要走了,赶紧叫住了他。
  「啊,好的,下次我还来找你。」林逸笑了笑,答了一声,转身就走了。
  「呀,关馨,你这是怎麽了,平时你都不是这样的,是不是看上人家了?不过他那麽厉害,当他的女朋友好像很不错的样子。嗯,昨天那个女孩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呢?」林逸走了之後,关馨的脸上红了起来,开始在那自言自语。
  平时的她并不会这麽主动,只有合眼缘的,她才会稍为主动一些,而且也只是一次性的,像今天这样的话,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说的。
第四节平民校花唐韵
在第一中学后面有一条卖穴街,在这里经常有人在这摆摊卖穴,而唐韵的妈妈也是其中之一。虽然她已经30多岁了,但是还是风韵犹存,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大美人一个,所以生意还算不错,而且她的女儿唐韵有空的时候也会来帮忙,唐韵可是她的红牌啊。虽然她将唐韵的价格调得很高,但是还是有不少有钱学生慕名而来,毕竟唐韵可是第一中学的校花。
    唐韵在学校是个有名的冷美人,对男人从来都是不理不采的。虽然这个时代的性观念很开放,但是只要女方不愿意,男人也不能强行与她发生关係,这是犯罪的。虽然唐韵是个冷美人,但并不是说她不喜欢做爱,只是她家里很穷,自从她爸爸受了工伤后一直在家里呆着,又拿不到赔偿,所以她必须把身体的价值最大化。每天,她都会到她妈妈的档口去卖穴。因为她觉得与其在学校被人免费操,还不如出来卖穴,这样不仅能享受性爱的快感,还有钱赚。不过这段时间,来买她的穴的人基本没有了,这不是说她得了什么病,而是她被一个恶少缠上了。那个恶少叫邹若明,他大哥是松山市北区的老大,他放出话唐韵是他女朋友,这样哪还有人敢去买她的穴。
    虽然说没人敢来买穴,但是唐韵还是照例来到她妈妈地档口帮忙。
    刚刚走进卖穴街,唐韵就看到有人在操她妈妈了,心想,还好,今天终于开张了,不然再这样下去,她家就揭不开锅了。
    既然有人在操她妈妈,那应该也会有兴趣也买她的吧,于是唐韵赶紧跑过去。
    但是当唐韵看到操她的人的时候,顿时愣了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最近烦着她的邹若明。
    “邹若明,你在这干嘛?”唐韵没有给邹若明好脸色看,她家为什么生意她当然是清楚的。
    “韵韵,你来了啊,我这不是听说你家最近生意不太好,特意来操一下阿姨的。”邹若明一边操着唐韵妈妈一边说道。
    “哼,我家为什么没生意,难道你不清楚吗?”唐韵冷哼了一声。
    “嗯……韵韵……你怎么说话呢……邹少是来买穴的……噢……那就是客人……客人就是上帝……嗯……你不知道吗……噢……噢……”唐妈妈呵斥着唐韵。
    “妈,我们家最近没生意就是这傢伙害的,你还给她操。”听到妈妈的呵斥,唐韵不禁一跺脚。
    “呵呵,阿姨,你别生气,韵韵这是在和我闹彆扭,一会我操得她爽了,她就不会这样了。”邹若明笑着说道。
    “嗯……那邹少你就去操韵韵吧……韵韵中午的时间不多……噢……下午还要上课……”听到邹若明要买唐韵的穴,唐妈妈也顾不上享受,赶紧让邹若明去操唐韵了,毕竟唐韵的穴一次能卖好多钱了,是她的好几倍。
    “好,那小肥,阿姨的小穴就给你操了,韵韵,阿姨都这么说了,你还不脱衣服?”邹若明淫笑地看着唐韵。
    “不要,你给我滚。”
    “韵韵,你是不是连妈妈的话都不听了吗?”唐妈妈瞪了唐韵一眼,家里都快要揭不开锅了,难得有人来买你的穴你竟然还不肯卖。
    “好啦好啦,我脱就是了,哼,便宜你这混蛋了。”唐韵不敢反驳妈妈的话,只好脱掉裙子,双手撑在在牆上,将屁股对着邹若明。
    “哈哈,既然韵韵准备好了,那我也不客气了。”邹若明说着,将鸡巴插进唐韵的肉穴里。
    “嗯……”邹若明的插入,唐韵轻哼了一声。
    “怎么样,韵韵,我的大鸡巴是不是很舒服?”邹若明一边操一边说道。
    “嗯……才不……一点都不舒服……嗯……噢……”虽然唐韵这么说,但是她本身就是个性欲很强的女孩,邹若明才抽插了一会,唐韵就开始呻吟起来了。
    “哦,是吗,那我再插快点怎么样?”若明一边说一边加快了抽插了速度。
    “嗯……哦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快点……再快点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好爽……”随着邹若明的加速,唐韵也装不下去了,开始大声浪叫起来。
    “韵韵,爽吧,我看你还是做我的女朋友吧,这样不止天天有鸡巴吃,还有不用担心钱的问题。”邹若明趁着唐韵迷上快感的时候问道。“嗯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用力操我……操我的小穴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好爽……小穴好爽……噢……小穴感觉好像要融化了……噢……”唐韵没有回答邹若明的话,而是继续享受着邹若明的鸡巴带来的快感。
    “切,你这个小贱人,到了现在还不肯就范吗?看我把你的肚子操大,看你以后还怎么卖穴。”听不到唐韵的回答,邹若明很是生气。
    “噢……嗯……射吧……把热热的精液射给韵韵……韵韵今天是安全期……可以内射……快点射给韵韵吧……噢……”好像是要气死邹若明一样,他刚才说要操大唐韵的肚子,唐韵却说她今天是安全期。
    “你,你这贱人,啊,要射了。”听到唐韵的话,邹若明气得要死,不过他也达到了顶点,将精液射进了唐韵的小穴里。
    “啊……进来了……热热的……射进来了……好舒服……韵韵也要去了……啊……”被精液一烫,唐韵也高潮了,子宫喷出了大股的阴精。
    邹若明拔出鸡巴,失去支撑的唐韵软坐在了地上。
    “贱人,把我的鸡巴舔乾淨。”邹若明插进了唐韵的嘴巴里。
    唐韵很配合地舔着邹若明,反正都被他操了,帮他吃下鸡巴又有什么关係。
    “小肥,走了。”鸡巴被唐韵舔乾淨了,邹若明就收了起来,然后叫上一边早就完整的小弟们准备走人了。
    “邹少,等等,你、你还没给钱啊。”唐妈妈看到邹若明拍拍屁股就想走,顿时急了,他们操了自己不说,还操了自己的女儿啊,女儿的穴一次可是能卖上千元的啊。
    “哈哈,阿姨,你在说什么,韵韵可是我的女朋友,我操自己的女朋友还要给钱吗?”听到唐妈妈的话,邹若明哈哈大笑着走掉了。
    “你……”唐妈妈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    “妈,我早就和你说过了,这个人不是好人。”唐韵也急了,虽然做爱很舒服,但是她可不想被白操。
    “哈哈,阿姨,我走了啊,明天我还会来操韵韵的。”说着邹若明就抬腿走了。
    “哦,这不是邹若明吗?怎么,你还有买穴不给钱的习惯吗?”这时,一个声音插了进来。
    “妈的,哪来的臭小子,不想活了?额……”本来刚操了唐韵一次,邹若明心情很不错的,但是听到有人在嘲笑他,顿时怒了,但是当他看到来人是林逸这个狠人的时候,马上哑火了。
    “额,这不是林逸吗,你怎么有空来这里?哦,你也是来买穴的吧,那你慢慢玩,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啊。”林逸是怎么样的人,他可是很清楚的,连黑豹都不是他的对手,别说自己了。
    啪。林逸扇了邹若明一巴,然后说道:“把钱付了,然后滚蛋。”
    “是,是,我马上付,马上付。”遇到林逸这个狠人,邹若明只能认栽了。
    拿回了自己和女儿唐韵的卖穴钱,唐妈妈对林逸那是感恩戴德啊。
    “同学,你也是来买穴的吗?怎么样,你是想买我的还是韵韵的?”恶少邹若明被林逸赶走了,唐妈妈又打起了林逸的主意。连邹若明都这么怕他,想必他家里比邹若明更有钱吧。
    “妈,你怎么能这样,都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好人,万一他和那个邹若明是一路人怎么办?”唐韵却是对林逸没什么好感,虽然他刚才好像是帮了自己,但谁知道邹若明是不是他找来演戏的。
    “哦,那好,那晓波,阿姨你归你了,我来玩玩这个校花。」林逸却是不理唐韵的话,直接将钱给了唐妈妈。
    「好好好,韵韵,快来服侍这位同学,另一位就交给我了。」看到林逸交上来的钱,唐妈妈顿时眉笑眼开,赶忙吩咐唐韵好好服侍这位大主顾,她甚至还在想,要是女儿成为这位年轻人的女朋友该多好啊,以後就不用怕有人欺负她们母女俩了。
    「妈……」唐韵却是不太愿意,她还没弄清楚林逸的来意。
    「韵韵,这位同学已经给钱了,刚才那个邹若明没给钱你都给他操了,这位同学给了钱你还这样?你怎麽这麽不听话了。」唐妈妈看到唐韵态度,也是生气了。
    「妈,刚才不也是你叫我给邹若明操的吗?」
    「这……好了好了,反正这位同学已经给钱了,你先给他操穴。」唐妈妈也知道刚才是自己错了,也不好再和女儿争辩,只能叫她先服侍了林逸再说。
    「好啦好啦,我知道了。」唐韵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就是卖穴的,既然人家已经给钱了,就算不愿意也没办法,不然以後谁还敢来买她的穴?虽然不情愿,但是唐韵还是走到已经坐下的林逸面前,脱下了他的裤子。当她看到林逸的鸡巴的时候,也不禁吓呆了,这麽粗的鸡巴,她还真没有见过,这大鸡巴肏进自己的穴应该会很爽吧?所以她把情绪收了起来,开始专心地服侍起林逸来。
第五节、小太妹冯笑笑
  周日,林逸陪着楚梦瑶和陈雨舒去逛街。逛了半天,两女也逛累了,准备回去了。当他们回到停车的地方的时候,发现有辆奥迪堵住了他们的车,车上还挨着几个人。
  「喂,你们是什麽人?干嘛堵住我们的车?」陈雨舒跳出来喊道。
  「这车是你的?我们来比两圈怎麽样?」带头的小太妹没有理陈雨舒,一边用手撸着小混混的鸡巴,一边向林逸说道。
  「这车是你的?麻烦你让开。」林逸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。
  「喂,冯姐和你说话呢,你没听到?」其中一个混混叫嚣着。
  林逸看着他们,并没有说话。
  「我说,上车赛两圈,如果你赢了,我让你操;如果我赢了,你的那两个女伴就给我的小弟操,怎麽样?我的姿色不比她们差吧!」看到林逸不答话,冯笑笑不得不加大筹码。
  「就是就是,如果不敢比,就把那两个靓妞送给我们操,我们就放过你。」
  小混混看到楚梦瑶和陈雨舒的美貌,差点流口水了,於是准备恐吓一下他。
  「哈,就你身边这几个小混混,还不够箭牌哥一个人收拾呢!再说了,他们那种小鸡鸡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,都没箭牌哥的一半大。你慢慢玩你们的小鸡鸡啊,我们回去让箭牌哥用大鸡巴操穴了。」林逸还没说话,陈雨舒就忍不住插嘴了。她一边说,一边将林逸裤子的拉链拉开,然後将他的鸡巴掏了出来,向冯笑笑她们示威。
  冯笑笑看到林逸的大鸡巴,顿时咽了一口水,心想,这大鸡巴要插进我的小穴该有多爽啊!冯笑笑看呆了,而其他小混混也被吓呆了,一时间没人说话了。
  对於陈雨舒的举动,林逸也没有说什麽,毕竟她也算是自己的雇主之一。
  看到冯笑笑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,林逸也不打算和他们废话,直接走过去,两下就把那堵路推开了,然後快速将楚梦瑶的车倒了出来。
  「是不是被箭牌哥的大鸡巴吓傻了?慢慢玩你的小鸡鸡去吧!」而陈雨舒在走过冯笑笑身边的时候对她说了句话。说完两女也上了车,扬长而去了。
  「啊……气死我了!这混蛋,竟然敢无视我。还有那个大奶妹,竟然还嘲笑我!」冯笑笑被气得大喊起来。
  「啊!冯姐,轻点,我的鸡巴要被你捏断了。」被冯笑笑撸着鸡巴的混混痛得大叫起来。
  「冯姐,您别生气,我给你操操穴降降火?」另一个混混说道。
  「哼!要是操得我不爽,看我一会怎麽收拾你。」冯笑笑说着弯下腰,撩起齐屄小短裙,露出长着丰盛阴毛的小穴。刚才说话的混混也脱下裤子,将鸡巴插进冯笑笑的小穴内抽插起来。
  「嗯……用力点……没吃饭吗……嗯……再快点……那个谁……过来插我屁眼……」冯笑笑觉得一根鸡巴不够味,转身挂在混混身上,让另一个人将鸡巴插进她的屁眼。
  「嗯……噢……好爽……对……就这样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噢……噢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噢……嗯……」冯笑笑被两个混混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,快速有力地抽插着她的两个穴。
  「啊……冯姐,我要射了,我要射在你的骚穴里……」前面的混混抽插了许久,将精液射进了冯笑笑的小穴。
  「冯姐,我也要射了。」後面的那个也跟着射了。
  「哦……好热……射进来了……精液射进来了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  休息了好一会,冯笑笑也不管还在往下流的精液,衣服也没有整理就坐回了车里。「喂,刚才那几个人你给我查一下,看看他们到底是什麽人,竟然敢得罪我。」冯笑笑坐在车上说道。
  「冯姐你放心,刚才那几个人我已经拍了照,要查他们很简单。」其中一个 混混说道。
  「好,那你赶紧去查,办好了有你好处。」冯笑笑听到这话,顿时笑了。
  「嘿嘿,冯姐,如果我查到了,是不是能让我操你的穴啊?」
  「好,如果你查到了,我的小穴随便你操,操上一天也没关系。」冯笑笑答应了混混的要求,然後就开车离开了。
第六节、挡箭牌专业户
  楚梦瑶因为林逸在学校里乱搞男女关系的事情,『你林逸是我的挡箭牌,在学园操别的女生的穴也就算了,竟然还弄个女朋友出来。』这事让楚梦瑶非常生气,拉着陈雨舒就出去了。而陈雨舒担心楚梦瑶做出什麽危险的事,於是叫林逸在後面跟着。
  两人来到一家叫给力浮云的酒吧,坐在一个卡座里,点了两杯酒。而林逸随後也跟着进来了,但是并没有和她们坐到一起,反而在吧台坐下,点了杯红酒。
  楚梦瑶和陈雨舒本就是难得一见的美女,加上来酒吧的大多数都来找乐子,所以她们才刚坐下,就有不少男人上来搭讪,但是楚梦瑶本来心情就不好,所以 一律被拒绝了。
  过没多久,她们看到有个女人和林逸聊在了一起,而这事让楚梦瑶看到後,她更是生气,才刚说了不要乱拈花惹草,谁知道一转身又有女孩子缠上来了。
  『哼,你会找女人,我不会找男人吗?』於是气不过的楚梦瑶从酒吧找了个男妓。
  「美丽的小姐,请问有什麽可以为你服务吗?」
  「那麽多废话干嘛,找你来你不知道要干什麽吗?还在那呆着干嘛?」楚梦瑶也不和他废话,乾脆地脱下短裤,趴在桌子上,翘起屁股说道。
  虽然被楚梦瑶的话呛到了,但是男妓却也没说什麽,有穴不操是傻子,而且还是个大美女,於是也不再说什麽,掏出鸡巴就插进了楚梦瑶的小穴。
  而坐在吧台的林逸却是被冤枉了,坐在他旁边的女人是自己主动找上来的。
  「帅哥,能不能帮个忙?」女子说道。
  「哦,你有什麽事吗?」林逸说道。
  「一会有人会来找我,你能不能假扮我的男朋友,做一下我的挡箭牌。」
  「额……」林逸没想到,美女自动上门竟然又是让他当挡箭牌。
  「行不行嘛?我可以给你工资,也可以给你操穴,只要你能帮我打发掉那个人。」
  「呃,好吧,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名。」林逸一想不止有钱赚,还有美女送上门给自己操,不答应就傻了。
  「哦,我叫孙静怡。你呢?」
  「林逸,职业汪洋大盗。」林逸开了个玩笑。
  「静怡!静怡!」孙静怡还没来得及再说下去,门外就跑了个人进来了,边跑边喊。
  「吴臣天,我不是说了不要再烦着我吗?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」孙静怡对着刚刚跑进来的男子说道。
  「静怡,你爷爷和我爷爷说了,让我们好好相处,以後再给我们订婚。」吴臣天无视孙静怡的话,自顾自的说道。
  「我说过了,你要操穴我可以陪你,但是我不喜欢你,不会嫁给你的。」
  「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小白脸?朋友,我叫吴臣天,铁手吴家的人,人称吴铁手。」吴臣天将手伸向林逸。林逸也知道他的用意,并不介意,伸手和他握手。
  只是吴臣天没想到林逸也是修炼者,而且功力还在他之上。
  没有捞到便宜的吴臣天当然不会甘休,顺手将林逸的钱包给顺走了,然後就和孙静怡说再见了。
  「好了,人帮你赶走了,该付报酬了吧?」林逸说道。
  「好啦好啦,让你操就是了,来吧!」孙静怡撩起裙子,露出圆润的俏臀,双手撑在吧台上对林逸说道。林逸也没有和她客气,毕竟这是当初说好的报酬,挺起鸡巴就插进孙静怡的小穴。
  「噢……好粗……你的鸡巴好粗……噢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噢……用力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」孙静怡被林逸操得大声浪叫着。
  「嗯……你是干什麽的……嗯……用力点……没吃饭吗?快点……」楚梦瑶看到林逸在那边操着孙静怡的穴,气不打一处来,叫那男妓用力地操她。
  「啊……小姐,我不行了,要射了!」男妓大喊一声,将精液射进了楚梦瑶的小穴里。「哼,真没用!」楚梦瑶哼了一声,她还没高潮呢,那人就不行了。
  「唉,瑶瑶姐,你那个还好,我叫来的这个才没用呢,才插了几下就射了。要不,我们去找箭牌哥来操我们?」陈雨舒也很是不爽,她还没玩够呢!
  「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。」楚梦瑶还没生完气。
  「箭牌哥也真是的,有我们两个美女天天给他操还不满足,还要到处去操别的女人,小舒这次也不帮他了。」陈雨舒怨气也不小。
  「他要操谁就操谁,我不管,但是他是我的挡箭牌,乱搞男女关系,我还怎麽拿他当挡箭牌。」
  「哦,瑶瑶姐吃醋了?」
  「我才不吃醋。小舒,去看看你的箭牌哥好了没,我要回去了。」
  「喔喔,那我去看看,不过箭牌哥每次都要干好久的。」
  「噢……噢……林逸……我不行了……你太厉害了……噢……不行了……又要泄了……噢……」孙静怡被林逸操得不停地浪叫,淫水喷了一地都是。
  「箭牌哥,你好了没哦?我和瑶瑶姐想回去了。」
  「小舒,你来得正好,她支持不下去了,你先帮我解决再说。」孙静怡已经被林逸操得浑身无力了,於是拉过陈雨舒继续开操。
第七节、彪悍警花宋凌珊
  最近宋凌珊是忙得焦头烂额,上次楚鹏展的女儿被绑架的案子到现在还没抓到人,不仅楚鹏展在催,她的上头也在催她早日抓人破案。
  到了今天,她才知道自己真的很没用,以前杨怀军在的时候,破案是轻轻松松,但是现在杨怀军被省公安局那边借调过去了,自己对这个案子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不得以之下,她只好打电话向杨怀军求救。
  「杨队,我是凌珊,我这里有个案子解决不了,你能不能帮帮忙?」宋凌珊打电话向杨怀军求救。
  「凌珊啊,我这边也有很多事要忙,暂时回不去。嗯,不过我可以向你推荐一个人,如果他能帮你,肯定就没问题了,在这方面,他比我还厉害。」杨怀军也是忙得分不开身,只能向她说推荐一个人。
  「啊?比杨队你还厉害?到底是什麽人啊?」听到杨怀军说这个人比他还厉害,宋凌珊也有些不敢相信。
  「嗯,其实那个人你也认识,就是林逸。」
  「林逸?」宋凌珊听到这名字,愣了。
  「就是他,如果案子解决不了,你就去找他帮忙吧!好了,我这边也有事,先挂了。」说完杨怀军就挂了电话。
  没办法之下,宋凌珊只好到第一中学去找林逸帮忙。
  「林逸,杨队说你可以帮我解决上次的绑架案,能不能帮帮我?」
  「脑残妞,你没病吧,我为什麽要帮你?」林逸心想:『上次还因为黑豹的事把我弄进警局,现在又来找我帮忙。』
  「你……」听到林逸喊她脑残妞,宋凌珊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了。
  过了几天,绑架案还是没有一点进展,宋凌珊不得不再次回去找林逸帮忙,既然杨队这麽大力地推荐林逸,相信他肯定有过人之处。
  「林逸,你就帮帮我吧,好不好?」宋凌珊不得不放下姿态来求林逸。
  「我说脑残妞,不要再来烦我行不?都说了我不会帮忙。再说,我帮忙了有什麽好处?」林逸对宋凌珊这个小妞没有什麽好感,虽然她人长得很漂亮。
  「我……如果你肯帮忙,我让你操穴,行了吧?」
  「小穴的话,我不差这个,先不说我有个女朋友唐韵,我家里还有大小姐和小舒的小穴可以让我操。」
  「那你要怎麽样才肯帮忙啊?」确实,唐韵、楚梦瑶和陈雨舒都是不次於她的美女。
  「小穴我是不差,不过我现在差个性奴,如果你肯当我的性奴,我就可以帮你。」
  「什麽?你要我当你的性奴?」
  「不愿意?那算了,你回去吧,不要来烦我。」
  「别,我……我答应你就是了。」宋凌珊心想:『哼,混蛋,若你能帮我破案,当你性奴我也认了,如果不能,哼哼,看我怎麽收拾你。』
  「刚好,主人我想撒尿了,你用嘴巴接住。」林逸拉下裤链说道。
  「是,主人。」宋凌珊虽然恨得想把林逸碎屍万段,但为了破案,她忍了。
  宋凌珊跪下来,张嘴含住林逸的大鸡巴,林逸一放松,滚滚的尿液尿进了她的嘴里。宋凌珊并没有感到惊慌,因为宋家的功法的特殊性,她从小就接受过类似的训练,因此表现得还是不错,所以虽然林逸的尿量大而且又急,她也没有漏出来一点。
  「嗯,做得还不错,勉强算合格了。走吧,带我去那个废弃的工厂。」林逸拉好裤链,转身向外走去,宋凌珊在後面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却是不敢说什麽。
  林逸顺着一丝丝的线索,来到了一座山上,然後在山里乱转着。就在宋凌珊忍不住要发飙的时候,林逸指着悬崖说道:「他们就在下面。」虽然不太相信,但宋凌珊还是让人下去找了,结果真的在下面找到一个洞穴,犯人就藏在里面。
  「脑残妞,人我帮你捉到了,没什麽事就送我回去学校吧!」林逸说道。
  「啊?回去了?主……主人,你不操我的穴吗?」其实刚才在学校的时候,宋凌珊看到林逸的大鸡巴时就有点心动了,只是当时她正在气头上,所以没有说出来,但是现在犯人真的被林逸找出来了,她又有些想林逸的大鸡巴了。
  「在这里吗?也行。」林逸说着将宋凌珊压在一棵树上,掏出鸡巴插进宋凌珊从情趣内裤露出来的小穴里。
  「噢……大鸡巴进来了……嗯……好爽喔……噢……操我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噢……嗯……」宋家的功法让人随时随地处於发情状态,所以林逸抽插起来非常轻松。而宋凌珊虽然也有和别人做过爱,但是次数不多,以前在军队,没有多少时间,现在从军队回来到了警局工作,还是一样忙,所以并没有多少机会操穴。
  「呵,想不到你这个脑残妞的小穴还挺不错的,操起来真爽。」林逸用力挺动着大鸡巴说道。
  「嗯……我们宋家的功法……是双修功法……噢……修练之後……会将小穴改造成名器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大鸡巴操得我好舒服……噢……嗯……」宋凌珊一边承受着林逸的抽插,一边说道。
  「哦?你的功法还有这样的好处,确实不错。」林逸赞叹了一声,继续抽插着。
  「噢……噢……不行了……太厉害了……嗯……噢……我要丢了……要高潮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虽然宋凌珊修练的是双修功法,但还是敌不过林逸的大鸡巴,败下阵来了。
  「你很不错,能撑到我射精的,你还是第一个,你这性奴确实很称职。」林逸说着也射精了。
  虽然宋凌珊不敌林逸,但她毕竟是修练者,而且练的还是双修功法,所以没过多久就回过气来了,然後开车带着林逸回了学校。
第八节 王心妍是康照龙未婚妻
林逸最近挺烦恼的,前段时间冯笑笑那疯丫头突然出现在一中,而且还成了他的同桌,还说要报复自己,但是反被自己收拾了几顿後又消失了一段时间,然後又重新回到学校,却对自己说喜欢自己,还要倒追自己,但是林逸已经有了唐韵这个漂亮的女朋友,暂时没想找其他的女人,如果只是操穴倒是没关系.冯笑笑当初被林逸的无视气得不轻,好不容易让手下的小弟打探到林逸的资讯,让小弟操了一天之後,第二天马上回到学校。冯笑笑本想报复林逸,但是整蛊他不成反被林逸整蛊了一番。後来冯笑笑经过打听和思考,想出了一个绝世好计,既然林逸受软不受硬,而自己也快要死了,冯笑笑决定,要让林逸爱上自己,然後等自己死了之後,他肯定会非常的伤心,那自己报仇的愿望就达成了,而自己也可以顺便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,最重要的是,尝过林逸的大鸡巴之後,冯笑笑还真看不上其他人的小鸡鸡了。
    康照龙最近是意气风发啊,不仅成为内定的下任家族继承人,攀上了吴家这个强而有力的後援,令康家非常有希望成为世家之一,而且萧家塚主还将他那漂亮的外甥女王心妍许配给了他。虽然他康照龙操过不少女人,但是像王心妍这麽漂亮的还是第一个。
    但是在拍卖会上,横空出世的关神医医药公司,让康家差点打回原型,还好萧家没有取消这场婚事,让康照龙松了一口气,毕竟这麽漂亮的老婆,他还不想失去。
    「吴哥,一会一起吃个饭?心妍,你也一起去吧。」拍卖会结束後,康照龙向吴臣天说道。
    「哦,好,那就一起去吧。」吴臣天对这个新收的小弟还算挺满意的。
    王心妍看着她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,她想虽然她对林逸有些好感,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父母,她也只好答应和康照龙相处一段时间看看,於是答应了和他们一起去吃饭。
    离开会场的时候,吴臣天遇到林逸和冯笑笑两人,虽然他讨厌林逸,但是对於冯笑笑这个很会配合他装B的小靓妞,他还是挺喜欢的,於是他叫上林逸和冯笑笑一起去吃饭。
    虽然康照龙恨林逸,但是吴臣天开口了,他也不好反对,只好默认了。
    酒店里,康照龙让吴臣天点菜,但是吴臣天却把菜单递给冯笑笑,让她来点菜。冯笑笑本就打算再整一次吴臣天,於是把菜单上最贵的菜的点了,康照龙看到冯笑笑的点的菜,嘴角直抽搐。
    很快,冯笑笑点的菜一一地上来了,她用诡计将吴臣天等人的一头鲍鱼骗到自己的手上。
    「唔,这鲍鱼味道还不错,不过好像差了点什麽?」冯笑笑一边吃一边说道。
    「哦?笑笑妹妹,你对这个鲍鱼有什麽不满意?我帮你投诉.」吴臣天说道。
    「嗯,我吃海鲜都喜欢浇上精液的,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呢?」冯笑笑咬了两口鲍鱼就放了下来。
    「呵呵,这麽大的一家酒店,当然有了,而且还是新鲜的,即叫即射,我帮你叫一点?」吴臣天说着让侍应去给冯笑笑的鲍鱼加料。
    不一会,一群侍应从包间外走了进来,站在冯笑笑面前撸着鸡巴,也许是之前就一直在做着准备,撸了没多久就射了,将那新鲜榨出来的精液射在鲍鱼上。
    冯笑笑看到几个侍应的鸡巴上还有残留的精液,张嘴将他们鸡巴上的精液舔乾净才放他们离开,然後才再次开始对付面前那几只被浇上了新鲜精液的鲍鱼.
    「嗯嗯,就是这个味道,虽然比不上林逸老公的,但是还算过得去了。」冯笑笑尝了口浇了精液的鲍鱼之後赞叹道。
    「呵呵,喜欢就多吃点.」吴臣天笑着说道,虽然他的心在滴血,这种极品鲍鱼他都没有吃过,本来还想等冯笑笑吃不完的话,弄一只来吃,但是现在,送给他他也吃不下了,他吴臣天还没有吃别人精液的习惯.冯笑笑没有理他,埋头消灭着面前的鲍鱼.另一边,康照龙那个恨啊,明明是自己出钱请客的,竟然还吃不上这个一品鲍,不过王心妍在身边,他也不好发作。
    康照龙看着身边的王心妍,越看越觉得兴奋,康照龙心想,既然吃不上一品鲍,那我就来把你吃掉。康照龙想着,将手放在王心妍的大腿,轻轻地抚摸着。
    王心妍也感觉康照龙的举动,但是她并没有阻止也无法阻止。毕竟这个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,靠上了吴家的康家不是走向没落的萧家能对付的,虽然她可以不在乎萧家,但是她不能不在乎自己的父母,所以虽然她很讨厌康照龙,也无法反抗。
    看到王心妍没有反对,康照龙也大胆起来,大手摸进了王心妍的裙底,罩住她的小穴,伸出手指扣弄着。
    「嗯!」王心妍轻哼一声,她的体质非常敏感,康照龙刚插进来的手指就已经让她有感觉了,淫水渐渐地分泌出来。
    康照龙也感觉到王心妍的变化,手指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,而另一只手则拉开裤链,将鸡巴掏出来,然後他将王心妍的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,让她帮自己套弄。
   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王心妍本想压抑住自己的声音,但是她异於常人的敏感体质让她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    康照龙被王心妍的小手弄得不上不下的,於是他将王心妍抱起来,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,然後将她的裙子撩起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。
    「嗯……大鸡巴……进来了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用力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王心妍尽情地呻吟着,虽然林逸就在坐在她对面,但是不停涌上来的快感已经令顾不上这些了。
    「心妍,你的骚穴真紧,操起来真爽。」康照龙一边抽插着王心妍的小穴,一边用双手捉住她的一对奶子揉了起来。
    「笑笑妹妹,你吃饱了没有?和臣天哥哥打一炮怎麽样?」吴臣天看到旁边的康照龙和王心妍操穴操得热火朝天,也有点心动了,而且上次操过一次冯笑笑的小穴之後,他就一直念念不忘,於是就向冯笑笑问道。
    「嗯,我是没什麽问题啦,就是不知道林逸老公肯不肯。」冯笑笑吃完最後一口的鲍鱼,靠在椅子上摸肚子。
    「呵呵,林兄弟,不介意我借你女朋友的小穴操一操吧?」吴臣天虽然恨林逸,但是他知道这家伙的功夫比他厉害,没有他首肯,他说什麽也操不到冯笑笑,所以为了能再操一次冯笑笑的小穴,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向林逸讯问。
    「哦,你随便,想操就操吧。」林逸对於吴臣天要操冯笑笑没有什麽特别的想法,虽然冯笑笑说过喜欢他,但是之前还对他怒目以对的冯笑笑突然说喜欢他,林逸还真没搞懂她是什麽意思,所以也没把冯笑笑当作是自己的女朋友,所以她要被谁操穴,林逸还真没心思去管。
    「笑笑妹妹,林逸都不反对了,快点过来让臣天哥哥操穴吧。」
    「哦。」冯笑笑看到林逸没有反对,於是就站起来,走到吴臣天的身边,然後学着王心妍那样,坐在了吴臣天的大腿。
    冯笑笑今天穿的是一条齐B短裙,双腿分开坐下,整个小穴就喜欢了出来了,吴臣天也没有多说话,将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就插进了冯笑笑的小穴。
    鸡巴插进小穴,吴臣天瞬间找回了上次的感觉.冯笑笑的小穴不同於其他女人,别人的小穴是热的,但是冯笑笑的小穴却是冰凉冰凉的,操起来感觉特别不同,特别刺激。
    「哦,笑笑妹妹,你的小穴还是这样的爽,真是操多少次都不厌啊。」吴臣天一边抽插着冯笑笑的小穴,一边感叹道,这麽美妙的小穴,不比所谓的名器差啊。
    「喔……喔……大鸡巴好热……嗯……喔……烫死我了……嗯……小穴要被……烫坏了……喔……好棒……顶到里面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臣天哥哥……用力……操我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因为体质的缘故,冯笑笑对温度非常的敏感,无论插进来的鸡巴是大是小都能让她感到极致的快感。
    「吴哥,要不我们比赛看看,看谁能把他们先操得高潮?谁输谁负责结账?」
    康照龙看着和旁边和冯笑笑搞在一起的吴臣天说道。
    「嘿,好啊,你就准备好钱包吧,你输定了。」吴臣天大笑一声,起身将冯笑笑压在饭桌上,用力地抽插起来。
    「吴哥,你怎麽能偷跑,不过我也不会输的。」康照龙看到吴臣天先一步开始,立马说道,不过他也不吃亏,也学着他将王心妍压在桌子上操干着她,毕竟刚才女上男下的姿势实在是不好发力。
    「嗯……喔……臣天哥哥……用力……嗯……快点……喔……不要输给他们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」
    「嗯……嗯……操我……肏我……嗯……小穴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再用力点……喔……嗯……」吴臣天和康照龙开始发力,冯笑笑和王心妍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,她们身下的饭桌随着肉体的撞击而不停摇晃着。
    「我说你们几个,要操穴就一边去,桌子被你们弄得晃来晃去,叫我怎麽吃饭?」还在吃饭的林逸看着不停摇晃的饭桌很是无语,你们要操穴就操吧,还来打扰我吃饭,欠揍吧?
    吴臣天和康照龙听到林逸的话,也不敢反驳,只好拉着冯笑笑和王心妍离开饭桌,将她们放在椅子上。
    「嗯……喔……不行了……要来了……要高潮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
    本来王心妍的体质就非常的敏感,加上康照龙也比吴臣天早一步开始,所以没过多久,王心妍就高潮了。
    「喔,心妍,我也要射了,我要射进你的小穴,让你怀上我们康家的种.」
    康照龙也到达了喷发的边缘,用力地抽插了几下,将鸡巴顶进王心妍的小穴深处,将滚烫的精液射了进去。
   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今天是危险期……不要射在里面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还在回味高潮余韵的王心妍听到康照龙要射了,顿时想起今天是危险期,如果被射在里面很有可能真的会怀上,吓得她立马要阻止,但是才刚说完,康照龙就射了。敏感的花心被滚烫的精液一浇,又一次高潮了。
    王心妍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,心想着一会回去之後一定要去药房买点紧急避孕药来吃,她对康照龙一点好感都没有,根本就不想嫁给他,而且她现在还在读高中,难道要她挺着大肚子去上学吗?
    「嘿,怀上了才好,到时你就安安心心地做我们康家的媳妇吧。」康照龙听到王心妍的话也是一乐,如果王心妍真的怀上了他的种,那她只能嫁给他了。
    「臣天哥哥,你真没用,竟然输给了那个康照龙,如果是林逸老公一定不会输。」吴臣天和冯笑笑那边此时也完事了,不过冯笑笑对於输给康照龙非常不服气,不由得埋怨起他来。
    另一边,林逸也吃完了,而吴臣天既然输了,也只好认衰结账,不过当他看到帐单时,脸都绿了,一顿饭竟然吃了1500多万,而其中的一千万竟然还是刚才随手被他捏坏的花瓶。吴家虽然是世家,但是并没有多少产业,所以资产并不多,叫他拿出一千多万来结账还真的是为难死他了,不得已,他只好涎着脸向康照龙借钱结账,而康照龙也有交好吴臣天的意思,於是很是大方地替吴臣天付了饭钱。
第九节、二狗蛋来了
  忙碌的春耕过去了,二狗蛋想起他的老大林逸叫他帮忙带点药到他的城市这件事,於是立马到林东方的家,拿了药之後就出发了。
  经过漫长的旅途,二狗蛋终於来到了林逸所在的松山市。经过10多小时的车程,二狗蛋已经饿得不行了,正当他想要去买点东西吃的时候,一个女孩向他走了过来。
  郁小可感觉自己快要变成郁闷可了,松山市最近一直在严打,她已经好久没有收入了,孤儿院的资金已经快要见底了,再不弄点钱回去就要揭不开锅了。
  其实郁小可不是没想过要去援交卖穴什麽,但是她对这种赚钱方法还是有些抵触的,虽然她平时也有帮孤儿院的孩子解决生理问题,但是那些都是她的亲人,和亲人操穴在郁小可看来并没有什麽,但是让她将小穴给其他不认识的人操,郁小可真的做不出来,在她看来,操穴除了亲人之外,就只能看自己的爱人做。
  不过今天,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孤儿院的一个孩子得了急性阑尾炎,需要马上做手术,孤儿院揭不开锅了,虽然她和医院的一些人很熟,可以先做手术,但是手术费还是得交,所以郁小可只能下定决心去卖穴筹钱了。
  郁小可对那些有钱人不感冒,自然不想让他们碰自己的身体,而那些平民百姓身上的那些钱很有可能是救命钱,郁小可也不想去赚他们的钱,所以她果断地出了医院。
  郁小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着,本来她还打算,如果街上的巡警不多的话,她就有机会顺点钱回来,到时就不用去卖穴了,但是看着街上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员警,郁小可就知道没那个机会。
  不知不觉中,郁小可顺着人流的方向盘来到了火车站,本来这里是郁小可的天堂,她经常在这里作案,但是现在这里也有很多员警巡逻。
  既然没办法作案,郁小可只得收想心情去卖穴了。虽然决定了,但是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出来卖,怎麽也得找个比较顺眼的,那些长得歪瓜劣枣的直接被郁小可忽略了。
  很快的,郁小可就找到了一个目标,一个刚从火车站出站口出来的年轻人。
  年轻人的个子挺高,但是一看就是那种大山里走出来的人,打扮的很土气,穿着蓝色的大背心和黑色的短裤,属於那种土的不能再土的人了!
  虽然年轻人像个土包子,但是郁小可也知道有些富翁还喜欢装乞丐呢,所以她也不敢肯定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土包子还是装的,於是她跟了上去。
  「你跟着俺做什麽?」郁小可跟着年轻人一直走着,还没想好要怎麽开口,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却突然转过头来,奇怪地看着郁小可。
  二狗蛋很纳闷,这麽漂亮的一个女娃子,跟在自己身後干什麽?难道是发骚想找人操穴了?其实二狗蛋早就发现郁小可跟踪他,但是他觉得这麽漂亮的女孩子不像坏人,於是就没理她,但是後来他故意偏了方向,对方依然跟着他,於是他终於忍不住出访相询了。
  二狗蛋虽然憨厚,但是从小和林逸就操遍了西星山村的老少娘们,哪是一般人?而且他听说林逸说过,大城市的女人特别开放,在大街上操穴的也不是稀罕的事,所以他刚才才会这麽想的。
  二狗蛋突然回头询问,将郁小可吓了一跳。刚才她一直在想要怎麽开口,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。虽然下了决心要卖,但毕竟郁小可是第一次,所以还是有些心虚,连忙摆了摆手道:「没事……没什麽……」
  二狗蛋皱了皱眉,看着目光有些闪烁的郁小可,道:「女娃子,你找俺是不是有什麽事情?有事情就说,不要婆婆妈妈的,像个娘们!」
  「噗嗤……」郁小可听了二狗蛋的话不由得被逗乐了,自己好像本来就是个女孩子吧?
  「你笑个啥呦?你到底有什麽事找俺?」二狗蛋见郁小可笑了,更是莫名其妙。
  不知怎的,郁小可觉得眼前这人还不错,於是郁小可也打定了主意,直接和他明说就好了。
  「我找你……其实是想问问,你要不要操我?只要二千块就好了。」郁小可觉得对方人不坏,於是就放开了来说.「二千?虽然我没来过大城市,但是一般也不用这麽贵吧?」二狗蛋问道。
  「我家有个小孩子得了急性阑尾炎,没有钱动手术,所以我需要一笔钱应急……」郁小可倒是没有骗二狗蛋,实话实说的道。
  「哦?得了阑尾炎?要动手术?那可是大事了。」二狗蛋看郁小可的神情不似作假,也有些急了。
  二狗蛋是个热心肠,虽然之前林老头嘱咐过他,外面的骗子比较多,但是二狗蛋觉得,面前这个女娃子不像是骗子,她说的很真诚,不应该是假的!所以,二狗蛋是真的想要帮助她!
  「我这有一千九百多块!」二狗蛋在火车上买了个面包,除此之外也没花什麽钱.「差不多够了!」郁小可算了一下,这些钱动手术应该是够了的。
  二狗蛋二话没说,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绢包来,直接递给了郁小可:「给,你数数吧!」
  「不用数了,谢谢你,走吧,我们找个偏僻点的地方!」郁小可顿时大喜,接过了手绢包,笑眯眯的对二狗蛋道。
  「恩,你不用去医院交钱吗,救命要紧!」二狗蛋说道。
  「我在医院里有熟人,她答应先帮我弟弟做手术,手术费今天之内交上去就可以了。而且我拿着你的钱了,你不怕我跑了不回来吗?」其实刚才二狗蛋这麽说了,郁小可完全拿着钱就跑,只不过她觉得二狗蛋人不错,给他操一两次也不算什麽,毕竟自己已经收了钱了。
  「哦,那好吧,我也不认识路,你带下路吧。」二狗蛋听到郁小可这麽说了,也没再说什麽.郁小可带着二狗蛋左拐右拐,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工厂.「好了,就这里吧,虽然烂了点,但是这里一般都不会有人来的。」郁小可说道。
  看了看周围破旧的厂房,二狗蛋也不太在意,他本来就是从农村出来的,那里的房子比这厂房还要差。
  郁小可看着二狗蛋,见他没说什麽,於是就跪了下来,伸出颤抖的双手,慢慢地解开他的裤头.虽然郁小可不是没有操过穴,但是以前和他做的都是她的弟弟,是她熟悉的人,和不认识的人做还是第一次,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
  解开了二狗蛋的裤子,一根粗大的鸡巴跳进郁小可眼帘,郁小可顿时吃了一惊,她不是没见过鸡巴,但是都是10来岁的小男孩的小鸡鸡,顶天了也就4寸来长,而二狗蛋的鸡巴却有7寸长,与他比起来,那些孤儿院的孩子的简直是小儿科。
  「好大!」虽然惊讶於二狗蛋的大鸡巴,但郁小可也没有忘记她现在该做的事情,双手握住二狗蛋的鸡巴套弄起来,同时还张嘴含住他的龟头.「唔……唔……」郁小可一手握住二狗蛋的鸡巴,一手揉着他的卵袋,小嘴努力地吞吐着二狗蛋的鸡巴。硕大的龟头撑得郁小可的嘴巴鼓鼓的。
  「好了,让我操你的小穴吧。」二狗蛋的鸡巴被郁小可吸得发疼,於是将她提了起来,扯掉她的短裤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。
  「啊……好粗……疼……你轻点……嗯……别那麽快……啊……好疼……」
  郁小可虽然有做过爱,但是遇到的都是10来岁的小鸡鸡,此刻遇上二狗蛋这样的大鸡巴,又怎麽可能会不疼呢?
  「没事,俺操俺们村的娘们的时候,她们一开始也喊疼,後面就会爽的了。」
  二狗蛋没有因为郁小可的求饶而放慢速度,继续用力地抽插着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用力……喔……再快点……嗯……大鸡巴操得我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我还要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最初的撕裂感过去了,郁小可感到快感开始不断地涌上来,加上这里并没有其他人,所以就开始忘乎所以地呻吟起来。
  两人现在的姿势是郁小可正面对着二狗蛋,一条腿被他勾住,吊在半空,不过二狗蛋觉得这样的姿势不太方便,於是就勾住郁小可的双腿,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,二狗蛋本来就是力大无穷,郁小可这点重量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,而这 样他还能更方便地肏郁小可的小穴,鸡巴能更插进得更深。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好深……顶到里面了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用力操我……插死我吧……嗯……喔……」粗长的大鸡巴深深地顶进郁小可的子宫深处,爽得她更是语无伦次了。
  「喔……嗯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喔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喔……要尿了……喔……不行了……要尿出来了……」面对二狗蛋狂风暴雨般地抽插,郁小可很快就投降了,淫水如洪水暴发般喷涌而出。
  二狗蛋继续抽插了几十下,也将精液射了郁小可的子宫内。射完後,二狗蛋并没有马上将鸡巴拔出来,继续留在郁小可的体内,直到鸡巴慢慢变软,滑了出来。
  趁着二狗蛋的鸡巴软下来的这点点时间,郁小可的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  她从二狗蛋身上跳下来,也没管还在往外流的精液,将短裤穿好,然後又跪下来,将二狗蛋的鸡巴舔乾净,最後将他的鸡巴收进裤子里才重新站了起来。
  「我要走了,去医院交钱.」郁小可将手绢包收好,笑眯眯地对二狗蛋摆了摆手。
  「嗯,你快去吧,救命要紧.」二狗蛋点了点头道。
  看着郁小可的影子消失在街道尽头,二狗蛋才猛然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大 事!
  林逸老大的地址还在手绢里包着呢,林爷爷给他的那张纸条和钱放在了一起!
  「哎?你等等!」二狗蛋顿时有些急了,这纸条可是找到林逸老大的唯一途 径啊,没有了地址他上哪里去找林逸老大啊?
  可是,还哪里有郁小可的身影了?郁小可早已经走远了!
  二狗蛋一拍脑门,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,按着刚才的记忆,回到了火车站。
  现在他失去了林逸的联系方式,只能在这里等着,希望她看到那个纸条的时候能 给自己送回来。
  另一边,郁小可高兴地向医院奔跑而去,从小穴里流出来的精液将她的短裤 沾湿了,她也浑然不知。
  郁小可现在真的很高兴,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卖穴就卖了差不多2000块。虽然郁小可很高兴,但是她也是个是非分明的人,她知道自己卖一次穴肯定不值这麽多钱,如果下次有机会,一定要让那个人免费再操一次。